经方组方思路:大泻肝汤

作者:中医锦囊微信号:zyjn_cn发表时间 :2019-04-13

编者按
继“小泻肝汤”,本文继续讲解“大泻肝汤”。
本文是“赤脚民医”在“大汉医魂群”中的讲话,介绍了经方的一种思路,供大家学习品味,也欢迎大家留言提出自己的见解。
民医讲汤液经法第2讲:大泻肝汤
赤脚民医(404993129)20:20:22
上来晚了。今天大家随便聊聊吧。是不是该聊到第二张方子了?大泻肝汤了。
天山无名(934156263)20:23:00
大泻肝汤:治头痛目赤,多恚怒,胁下支满而痛,痛连少腹迫急无奈
方:枳实(熬)[金中木]、芍药[金中土]、甘草(炙)[土中木]、黄芩[水中木]、大黄 [火中木]、生姜[木中土](切,各一两)。
上六味,以水五升,煮取二升,温分再服。
赤脚民医(404993129)20:23:49
大泻肝汤:主头痛,目赤,多恚怒,胁下支满而痛,痛连少腹,迫急无奈者。
小泻肝汤三味药:枳实,芍药,生姜。
这三味药的药证讲过了。
大泻诸汤,在形式上似乎有一个规律,就是在小泻汤基础上,加上:大黄,甘草,黄芩,干姜(生姜),芍药。这五味药。原方中已有的不再加。
有人把这个当成一条规律,在目前出版的一些学者们的著作中就主张这一观点。
我们上一次在讲小泻肝汤的时候,通过加减变例,已经知道经法不是死的公式,是活生生的法则,是随着临床见证而加减用药的。汤液经中所列的方子,只是示例。拿一个标准来示例,不是唯一的方子。
看一下这个方子的方证。
小泻肝汤,有胁下痛,这个枳实证。以及痛引少腹,顺便带出了芍药证:腹痛,腹中痛,少腹拘急,少腹痛。迫急之轻者,也是芍药证。重者,合甘草。
大泻肝汤里,多出了一些证候。每多一证,多加一味与之相应的药。
这个标准范式是加了三味,成为六味。六为老阴之数,主泻。这只是范式,不是死的定律。
事实上,加味可多可少。只要是在小汤的基础上依证扩大了的方子,就是大方。
现在看一下方证。头痛目赤,这个是黄芩证。胆火上攻所致。
多恚怒,是大黄证。
迫急的基础上,又更加重了,近急到无奈的程度了,所以加了甘草,以缓迫急。
正因为有些增加的三个证,才加了三味相应的药,而不是依抽象的规律,臆想着加的三味药。
同理,我们就知道了。如果在小泻肝汤的基础上,多出的证候不是这三个,而是其它的,加的药也就不同了。
所以,加什么药,加多少,是活脱脱的,一切依方证药证而定。
假如出现舌赤,或心中烦而心下痞,则加黄连,因为这是黄连证。
心烦,烦热汗出,加竹叶。
足心热,加地黄。
头苦眩,加白术。
迫急不致无奈的程度,而出现心下悬,心中如饥,则加大枣。
食不下,不欲食,心下痞硬,则加人参。
胸满,或腹胀满,加厚朴。
喘者,并加厚朴杏仁。
气噫者,加旋覆花。
所以,这样一来,这个大泻肝汤,就变出一个庞大的系列方,不是就那个一个干巴巴的固定方子。
这些加减,看上去,都是形式上的,只见某方证,就加某药,于其内部的机理似乎没有予以必要的关注。这个内部机理是时方家们热心于讨论的事,这是中医发展繁荣不可或缺的一个内容。
现在,在经方家这里,按照“黑箱原理”,在临床上,只是照规律和法则去运用,而不是把更多的时间花费在对内因机理的分析上。
当然,对内因机理分析认识得透彻,可以由“自在”变为“自为”,更自觉地使用这个法则。
泻肝汤总的原则是,酸多于辛。酸以泻肝,辛以补肝。如果反过来,辛味多于酸味,就变成了补肝汤。而在补和泻之间,如果是平衡的状态,就是平调升降散收。
肝德在散,肺德在收。
如,枳芍二味为收,柴胡为散。
柴胡虽然只一味,但是量用的大了,用八两;枳芍各用三两或四两,就成了平调散收升降的方子。加上一味甘草做来平衡木的支点,土居中为支点,就是桂本中的柴枳芍甘汤。
桂本的这张方子,把宋本中的四逆散中的柴胡量加倍,变成了一张调阴枢的方子,主口苦,咽干,腹胀,善太息等。这个善太息,是个辨证的重大眼目,只要抓住这一个证,就可以应用本方。
本群的公告里面,第一条就是讲抓主证,然后是识病机,第三是明气宜。
这个主证,是具体见证,不是抽象的证的概念,即不是概念化的抽象的证。
这个主证,打个比方,就像一个国家的国王,一群贼里的贼首领。
这个首领也是人,与其他的人没有什么两样。但是,他起着决定的特殊的作用。
他不是抽象的人,抽象的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。
这个证的概念与时方派的概念的区别就在这里。
擒贼要擒王。王捉住了,一群贼就散了,病邪就散了。
而主证有时候并不是明显的,往往是隐藏的。
就像现代战争中,指挥官混在士兵里面,穿一样的衣服。难以分出来。这就须要识别功力。
举个例子,我个人的一个医案。去年,我们单位的厨师病了,头眩欲呕,不能正常上班了。到西医那里检查,查不出病,怀疑是脑袋有问题,怀疑脑梗。
此人女,50多岁。西医让她到北京大医院去检查,她没走。来问我时,我发现她在讲话时,总是摇脖子,问她怎么回事?
她说后项发紧,不舒服。原来,这就是主证,主诉中没有。因为后项发紧并不严重,也不为所苦。所以,就不管头眩与欲呕这些次要证了,直接开了一副葛根汤(注,无汗)。
当时开了五副,结果喝了二副就好了。现在一年了,也没复发。
这个例子只在于说明,临床诊断的时候,要细心找主证,像破案一样找主证。
再如,那个候氏黑散。大家可能都用过,这方子有一个主证,就是心口窝发凉。只要有这个证,不管是啥病。用上准灵。
这也是容易忽略的主证。
赤脚民医(404993129)21:07:18
从大泻肝汤说到方证药证,再说到主证,抓主证。对这张方子,就算讲完了。时方家们可以继续讲,讲内在的方义病机分析。这个作为时方爱好者们的思考题。今天就不再讲了。
谢谢大家。晚安。
来源:老恕的博客,图片来自网络/编辑整理:微键
» 如果觉得这篇文章有价值就分享到你的朋友圈吧!
一天一篇,分享养心、养身、养神的秘笈。
中医锦囊,必有一“笈”适合您!
点击“阅读原文”,发现更多精彩......
↓↓↓

关注中医锦囊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